Saveur de France,燒鳥

今天上openrice,才知道Saveur de France已經結業,真後悔沒有多去幾次。

這家位於荷李活道的小店,主打法式小食,特別是crepes。吃過他們的芝士火腿crepe,淡淡咸香的餅皮外脆內軟,真不知香港還有哪裹可以吃到。

聽說朱古力蛋糕也不錯,可惜已經無緣再試。

為甚麼我喜歡的餐廳,總是很快關門大吉?

可能,是我總喜歡那些隱世小店,貪其「只此一家」的風味,而這些店通常都抵受不了租金暴漲。

在被我「詛咒」的餐廳中,印象最深刻的,是位於尖沙咀的「燒鳥」。

這家店只有十幾個座位,專賣日式串燒和丼飯,特別之處在於是真真正正的「一人檔」:煲飯、燒肉、洗碗、招呼、收銀,完完全全由日籍老闆「一腳踢」。

那時我剛出來社會工作,每當工作不如意,晚上便會到這裹,叫一碗「燒豬肉飯」(老闆廣東話說得不好,總諗成「燒焦肉飯」)。眼見老闆為了謀生,忙得滿頭大汗、分身不睱,自己小小的挫折算甚麼!老闆那股毅力與拼勁,竟然成為我的工作動力。

現在的我,已經沒有當年那股儍氣,卻也多了一份冷漠,很多的冷漠。

敬佩還敬佩,老闆的經營手法,實在值得商確。

午飯時間,一碗丼飯加一罐汽水,只售十八元?雖然是許多年前,但也實在太便宜。我敢說,即使收四十元一個餐,也不乏人問津。

不久,「燒鳥」也結業了,聽說是捱不了貴租,日藉老闆也不知去向。

直至幾個月前,在一家日本餐廳遇見他,才知道他當了餐廳經理。說來慚愧,不是他主動向我打招呼,遞上名片,說自己來自「shuuryuu」,我還認不出他。往日被汗水濕透的T裇,已經換上筆挺的西裝,但敬業的眼神一如當年。

不過,我不懂日語,他的廣東話和英語也不好,只能簡單客套幾句。

聽說由於日本核事故,日本餐廳的生意大減,希望他的工作不要受到影響才好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