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迫聽,與偏要聽

放工回家的巴士上,前、左、後同時有人高聲講電話,像一次過開著三部收音機,教人不得安寧。

老實說,你的上司客戶如何無理,與我無關,請。不。要。逼。我。聽。即使要講,為甚麼不能小聲點呢,對喉嚨也沒有那麼傷呀。

不過話說回來,有人逼人聽,有人卻偏愛聽。

有不少師奶,飲茶時總要搭檯。無他,愛聽鄰座八卦是非而已。不聽,樂趣頓失,不算飲茶。

以前在律師行工作,有一個律師,總喜歡四處聽同事講電話。公事電話,要聽;私人電話,更要聽。

我明白,八卦乃上班族之常情,而小小的辦公室裏,也很難有甚麼私穩。我講電話時也有心理準備,知道其他人會聽到。

不過,要八,也要避忌一點吧。你怎可以總在人家旁邊扮踱步,藉故靠近聽個清楚,還要在事後追問人家談話內容???

有一次我收線後,她又過來問長問短。

她見我面上兩分無奈、三分不悅、五分鄙視,便道:「無無無,其實我無心overhear架。」

我真想回敬一句:「哦,我知,overhear緊係無心啦。有心果啲叫EAVESDROP吖嘛。」對文字吹毛求疵,是翻譯與律師的共通點。

不過這句話到了嘴邊,沒有說出來。

雖然說此人在公司神憎鬼厭,對她不留情的,大有人在,但始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跟她頂嘴,出了氣,卻多了個仇人,但又毫無裨益,不化算。

更何況,我那死魚般的眼神,相信已經足夠表達我的不滿。

2 thoughts on “被迫聽,與偏要聽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